足迹
女主云若月
登录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491章 苏明父女的阴谋(第1页)

苏府

午时,苏玉瑶走进苏明的书房里,脸色是十分的沉重,“父亲,常笑她自尽了!”

苏明听到这话,那正在写字的手微微抖了抖,“为父早就知道了!不仅是她,你姑母何尝也不是这个下场?”

“我听说常笑是因为知道楚玄辰登基的事,一时接受不了,才会自尽,她真是傻。”苏玉瑶叹了一口气。

苏明冷声道:“她这不是傻,她是没活路,一点希望也没有了,所以才会这样。不过,就她那样生不如死的活着,还不如去了的好,省得受尽折磨,受尽煎熬。”

苏玉瑶听到这里,愤愤地道:“父亲,为什么楚玄辰就能那么逍遥,而我们苏家人就只能是这种下场?我真是不服气!”

苏明阴沉地垂下眸,“你不服气又能怎么样?谁叫楚玄辰他会打仗,还有云若月这个贤内助,还有那么多人支持他?”

说到这里,他阴鸷地道:“现在就连本官在朝中,也没有半点存在感,楚玄辰只给本官一个虚职太傅,还变相地收走本官的其他权势,让本官变成了一个空有虚名,毫无实权的闲臣。亏本官当初推举他上位,没想到他一上位就变脸,这小子真是阴险!”

“父亲,或许从一开始,楚玄辰就没有信任过你,毕竟当初咱们家和他有那么多的过节。他肯定是忌惮你,才故意不重用你,打压你。”苏玉瑶道。

苏明点头,“我知道,我和他的恩怨,可没那么容易消除掉。大家都是聪明人,都知道这中间一旦有了裂痕,那是永远也修复不了的。本官本想多留他两年,现在既然他不仁在先,那就休怪本官无情!”

“父亲,你准备行动了是吗?那你打算怎么做?”苏玉瑶看向苏明,感觉自己体内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。

苏明阴测测地看向她,道:“玉瑶,你不是会易容术吗?为父要你易容成云若月的样子,去宫里毒杀楚玄辰。”

“什么?父亲,你要我毒杀楚玄辰?”苏玉瑶听到这话,心中一抖。

这楚玄辰身边全是护卫,而且楚玄辰的警惕性很强,威慑力又强,让人不敢轻易靠近,她还真有点不敢下手。

见女儿迟疑,苏明冷声道:“玉瑶,你别害怕,你易容成云若月的样子,楚玄辰就会失去防备。到时候,你不就可以下手了?”

“可是楚玄辰那么精明,咱们这样,会不会被他看出来?”苏玉瑶道。

苏明道:“不会的,上次我见识过你的易容术,你的易容术惟妙惟肖,让人真假难辨,连为父都分不出来。而且,你的毒术也很厉害,可以下毒于无形,只要你变成云若月,他楚玄辰一定逃不掉。”

听到苏明这样说,苏玉瑶突然也充满了自信。

她冷声道:“父亲说得对,这几年我在九华山上潜心研习这些本领,就是为了这一天。那好,父亲,我答应你,不过,我要如何才能混进皇宫?”

“有为父在,进宫一事还不简单?上次你姑母大闹楚玄辰的登基典礼,当时典礼上守卫重重,有如铜墙铁壁,你姑母还不是混进去了?”苏明得意地捋了捋下巴上的胡须。

苏玉瑶听到这话,是十分的欣喜,“原来是父亲把姑母弄到典礼上的,不过,这件事,楚玄辰他们知道吗?”

“本官出手,一向神不知鬼不觉,就凭楚玄辰那点能耐,还不可能知道。”苏明冷笑道。

“那好,那玉瑶马上下去准备,等准备好后,咱们就行动。”苏玉瑶冷声道。

苏明阴鸷地点头,“嗯,这一次,我们一定要让楚玄辰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“而且到时候大家真的以为是云若月杀了他,那云若月这个女人也逃不了。到时候,他们夫妻俩,岂不就被咱们一网打尽,毫无翻身的机会?”苏玉瑶阴笑道。

苏明道:“为父正是这个意思,这一次,咱们正好可以一箭双雕,一次除掉这两个心头大患。到时候,这天下就是我苏家的。”

“那女儿就在这里,提前先恭喜父亲了!”苏玉瑶说着,得意地眯起眼睛。

苏明听到这话,得意地大笑了起来。

这一次,他要让楚玄辰后悔,后悔那样对他。

-

皇宫

深夜,皇宫里的大部分人都进入了梦乡,但是楚玄辰仍旧坐在御书房里批阅奏折,查看各地报上来的奏章。

看到楚玄辰彻夜不眠,辛勤工作的样子,旁边的李进忠是一脸的心疼。

他们这个皇帝自从即位之后,就十分辛勤,希望在他的治理下,国家能很快变好。

就在这时,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
李进忠抬头一看,便看到皇后娘娘提了一篮子食物,正朝御书房走来。

他忙走上前,恭敬地道:“参见娘娘,娘娘,这么晚了,您怎么来了?”

云若月看向李进忠,朝他笑道:“皇上饿了吧?本宫炖了一点鸡汤,所以给他送来。”

李进忠忙道:“皇上正在里面呢,娘娘请进。”

“嗯。”云若月点了点头之后,便走进御书房。

这时,楚玄辰已经听到云若月的声音。

他忙抬头,便看到云若月一个人提了一只食盒走进来。

他不由得心疼地道:“月儿,你怎么一个人就来了?这深更半夜的,怎么也不叫个宫女跟着?”

云若月笑道:“没事,她们累了一天,我让她们去休息了!”

说着,她走到那桌前,把食盒的盖子打开,道:“夫君,你看,我给你炖了鸡汤,你要不要尝一尝?”

“好啊,你炖的鸡汤一向鲜美,好喝又不油腻,那你给我来一碗吧!”楚玄辰笑道。

“嗯。”云若月点头过后,便把食盒里的那盅鸡汤端出来。

然后,她拿出一只小碗,开始舀汤。

很快,她就舀好了一碗汤,然后递给楚玄辰,娇笑道:“夫君,来,你尝尝。”

“不急,现在还有点烫,等冷一点再喝。”楚玄辰说着,把那鸡汤放到了桌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