足迹
迟心不等温冉陈遇知乎
登录
关灯
护眼
字体:

迟心不等温冉陈遇知乎第5章(第1页)

「陈遇,我现在不想跟你聊这些,我很累,可以让我先休息吗?」但在外人面前成熟稳重的陈遇,有时候倔起来就像一个孩子。。「把事情解决了再睡。」我叹口气,拉起他的手放在我的额头上,「陈遇,我应该是发烧了。」陈遇楞了一下,立即起身去翻找备用药箱,「你怎么不早说。」...

「陈遇,我现在不想跟你聊这些,我很累,可以让我先休息吗?」

但在外人面前成熟稳重的陈遇,有时候倔起来就像一个孩子。。

「把事情解决了再睡。」

我叹口气,拉起他的手放在我的额头上,「陈遇,我应该是发烧了。」

陈遇楞了一下,立即起身去翻找备用药箱,「你怎么不早说。」

他将退烧贴在我的额头上,又找了内服的药给我。

我摸了摸腹部,垂眸,「我怕苦,可以给我找颗糖吗?」

家里没有,陈遇要到楼下超市给我买。

等他离开,我起身把药冲进马桶里。

他回来后,我神色如常地将他买的糖吃掉。

不知道是我病后的柔弱激起了他的保护欲,还是因为我白天的落泪让他内疚。

他今晚格外温柔。

一直坐在床边守着我,床头柜的水一直是温的,每个半小时就测一次的体温,不停地拧湿毛巾替我物理降温。

他的行动在爱我。

可是,这些也并不妨碍他坐在我床边照顾我的时候,一边用手机查「孕吐得厉害怎么办?」

在此之前,他刚接了个电话。

依旧是走出卧室才接。

能让他这么接电话的,只有孟云溪。

回来后,我以为他要出门。

他只是探了探我的体温,又给我换了额头的退烧贴,然后坐下。

我转头,不解地看着他。

他反问我,「怎么了?」

我摇摇头,没说话,闭上眼睛休息。

但这会儿的五感异常敏锐。

卧室灯光昏暗,他手机屏幕的光很刺眼,直接映射在我的眼皮上。

我忍不住睁开眼睛,看到他在查「孕吐得厉害怎么办?」

然后将搜索出的文字编辑成短信发送,最后额外附加,

陈遇:[孕妇不能随便吃药,会影响小孩。]

[我给你下单闪送买了橙子,你看看能不能缓缓。]

[实在不行,你去医院挂号。]

孟云溪的消息回得很快。

孟云溪:[我不敢一个人去医院,阿遇,你来陪我好不好?]

陈遇:[小冉发烧了,我走不开。]

孟云溪:[好的,你好好照顾她,我自己一个人可以。]